新闻中心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 行业资讯

【焦点】谈谈集采:向左走,还是向右走

导 读:

“集采”已经逐渐成为医药产业的核心关键词,无论实体厂家还是投资者,只要听到“集采”两字,无不心头一紧。

不过,有些细分集采或许相对迫切且合理。但有些并不成熟的细分做集采,却难免看起来“操之过急”。

一切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说起。

一、医疗行业的特殊性

1、医疗服务的信息不对称。病人对接受的医疗服务价值难以了解,只是价格的被动接受者,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。

2、医疗服务的接受者、决策者与支付者不统一。医生做决策、病人接受服务、医保局支付费用,医生有让病人接受过度医疗的倾向,病人有多购药、购好药的倾向,医保则有控费及少花钱多办事的倾向,三者之间存在矛盾。

3、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的矛盾性。从经济效益看,医疗产业是个发展潜力很大的产业,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;从社会效益看,医疗产业又要为国民提供医疗保障,不能单纯为了赚钱而让百姓治不起病。这决定了对医疗产业,既要运用市场手段,提高效率;又有运用行政手段,保障公平。

二、医疗服务面临问题

医院为病人提供的服务,可以划分为医生劳动和销售商品两大类。商品主要包括药品、医用耗材(重点分析“高值医用耗材”)、医疗设备设施(重点分析“高价值的诊断医疗设备”)等三大类,这些商品都是通过与医生劳动结合共同为病人提供服务,但是商品的价值与医生的劳动价值相对独立性不同:

(1)药品独立性最强,医生开药方后,可以从医院药店或外部药店买药,在为病人的服务过程中药品消耗掉;

(2)高值医用耗材次之,医药购买医用耗材后,需要伴随着医生的手术等劳动,共同完成为病人提供服务,在为病人的服务过程中高值医药耗材消耗掉;

(3)高价值的诊断医疗设备最弱,医生的劳动只是分析设备的检查结果,在为病人的服务过程中高价值的诊断医疗设备只是磨损,但不会一次性消耗掉。

从医院的角度看,通过商品销售赚差价要比通过医生劳动赚钱效率更高。多销售商品、销售更高价的商品,医院获利更大、更快。于是,以药养医、过度检查等问题就产生了。另一方面,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医院管理体制等原因,药企(经销商)通过贿赂医院工作人员,导致腐败与竞争不公平问题。综合起来有以下四大问题:以药养医、药价虚高、商业腐败、市场低效。

三、医疗改革的主要措施

结合医疗产业的特殊性,针对上述四大问题,围绕医疗产业公益性和经济性双重目标,现在医疗改革的主要方向包括:

一是把医院的收费项目分开,让医院回归主要通过医生劳动来赚钱,解决以药养医问题;

二是部分价格采取行政定价,以保障公益性,解决药价虚高问题;

三是尽量信息公开透明,消除信息不对称,减少腐败,促进药企公平竞争,解决商业腐败、市场低效问题;

四是通过集中采购,降低药品、高值耗材价格,扩大医保支付的覆盖面,让医保“少花钱多办事”,解决药价虚高问题。

其中,医保局主导的集中采购,主要依托于医保支付(让厂商回款快)和统一医院采购行为来“以量还价”。此外,集中采购要发挥作用还需要以下条件:一是供过于求,且供给方要有好多家(以防形成垄断或寡头垄断,人为的造成供不应求);二是产品无差异,如果产品有明显的差异化,就会形成细分领域的供不应求。因此,集中采购不是万能的,也不是没有边界的。

(1)对于药品、高值耗材,由于价值相对独立,医保直接买单,因此,实行药品、高值耗材“零差率”和集中采购,“零差率”意味着医院没法通过这类商品的销售来赚取差价,没有了多售药、售高价药的积极性,通过集中采购一是降低药品、高值耗材的价格。

因此,在药品、高值耗材领域,成熟产品会纳入集中采购,具有行政定价的特征;创新产品会实行市场定价。

(2)对于高价值的诊断医疗设备,病人做检查项目容易统一定价,因此基本已经完成了行政定价。因此,在高价值医疗设备使用收费领域,采取了行政手段。

但是,高价值诊断医疗设备的采购领域:一是医保对检查项目付费,医疗设备采购则是医院自己付费;二是医院的医疗水平不仅取决于医生,医疗设备也很关键,因此医院需要高端医疗设备来提升医疗水平和市场竞争力;三是对于医院而言,尤其是高档医院,是倾向于购买高端设备的,与“集中采购”的低价购买倾向不同。

因此,医疗设备采购是不适合集中采购的,应采取市场手段。如果医疗设备采购也纳入集中采购,那么就会降低医院的自主性和积极性,制约医院医疗水平的提高。

(3)对医生的劳动价格,采取行政手段与市场手段相结合的方式。把医生劳动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,前者具有标准化的特点,后者具有创新性的特点,前者主要行政定价,统一明码标价;后者主要市场定价,体现独创价值,促进医术水平提高。从长期看,不排除当前的复杂劳动随着技术的进步、经验的推广而在将来成为简单劳动,纳入行政定价,与药品领域的“滚动推进”类似。

从手段上看,医疗产业既要用行政手段,保证医疗的社会公益性,又要发挥市场功能,保证医疗产业的经济性,促进新药研发、保证药品质量和供应。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的边界,行政手段有利于保障公平,但运用过度会影响效率,市场手段能够提高效率,但运用过度会影响公平。


本文来源:搜狐医药